九辞

双花番外

#双花友情向#
#原著番外向#
#不会起标题系列#
#不会打tag 系列#
(有番外《巅峰荣耀 那年花开》内容)
荣耀日报:“孙哲平手伤发作退赛,或将中途退赛。”
百花战队经理疯了似的给孙哲平打着电话,得到的只是关机提示音。只好找来了张佳乐。
“我不知道啊,联系不上他。”张佳乐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,好像刚才电话短信QQ 狂轰滥炸孙哲平的是另一个人。
这时,张佳乐手机响了。
“你tm想拿消息把老子手机卡死是吗!有事说一遍不行吗?!”
“那你倒是给老子接电话啊!装什么龙虾!”
“老张,我可能得退役了。”
“……”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张佳乐听到这么直接的话还是愣住了。
良久,张佳乐缓缓开口
“还会回来吗?”
“嘟,嘟,嘟……”
孙哲平挂断了电话……
张佳乐气不打一出来,大爆手速轰炸孙哲平
“孙哲平你大爷的老子话没说完你就挂了,要气死我吗!”
“你自己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怪谁啊?我还以为你晕过去了呢。”
“老子留长发也是纯爷们!这点事还不至于晕过去!”
张佳乐把话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言,赶紧补上一句
“那啥我不是说你这不算大事啊,换成我,也挺难受的”
“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,果然梳个辫人也娘炮多了。”孙哲平倒是没什么异样,还是吐槽着张佳乐。给张佳乐差点没气死。
“你的手,还能好吗?”张佳乐回到正题。
“……不好说。”孙哲平罕见地沉默了一会才回答,张佳乐便知道,恐怕痊愈的希望不大啊。张佳乐不禁有些感慨
“好好休息,我等你回来。”
“别整那没用的,你还是好好想想这个赛季咋办吧。等老子回来,你可别一个冠军都没拿到呢啊。”
“呵呵,没你拖后腿,冠军进账还不是分分钟的事。你如果三年之后再复出,没准那时候,百花都跟嘉世一样三连冠了。”张佳乐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明白,没有孙哲平的百花,怎么撑下去真的是个问题。
“你就吹吧,我等着看你的三连冠啊。”
张佳乐心下又是一沉,但凡有一点痊愈的希望,孙哲平一定会跳起来说,自己用不上三年就能回来吧。
可是,他没有。
他默认了自己即将阔别荣耀的事实。他一直视为生命的东西。
“我等着看你的三连冠啊。”
他期待的是张佳乐的三连冠,不是双花的三连冠。
张佳乐忽然想起那个夏天,孙哲平的狂妄话语。
“你的技术好像不错,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?”
可惜只是昙花一现啊。
“喂?你咋又没声了?我要撂了啊?”孙哲平又不耐烦了。
“撂你大爷啊,你赶着去投胎吗?”
“有事你就痛快说呗,婆婆妈妈的干啥”
“老子手伤了,又不是死了。你瞅你那样,跟开追悼会似的。”
“只要手没残,迟早有机会回来。你小心点,别等老子回来被虐哭。”
无论多大的困难横在面前,哪怕是离开他最爱的这片赛场,孙哲平的狂,是不会变的。
“双方下一位出场选手准备”
“义斩 孙哲平”
“霸图 张佳乐”
张佳乐的思绪被广播拉回赛场。从他在义斩选手席看到孙哲平时他就在发呆,听到对战名单时又不禁怔住了。他和孙哲平互相对视一眼,又马上错开视线。
好久不见。
对手,还真是第一次呢。
不过,这也算并肩战斗吧,另一种意义上的。
只要你在场上,我就一定全力以赴,这是我的尊重。
“获胜者 霸图战队 张佳乐”
二人心中都难免感慨,若是孙哲平手没伤,也许如今百花已经盛放了吧。
只可惜,没有如果。
比赛结束后,张佳乐收到了一条短信
“出来聚聚?”
张佳乐盯着手机又有些出神。去跟韩文清打了招呼,就跟孙哲平约好了时间地点。
‘不愧是大孙啊,挑的地方都这么上档次……’
张佳乐看着眼前的大排档扶着额头。
“好久不见。”张佳乐发现孙哲平后也入座了。
“上午不是刚见过?”
“……你怎么还是这么气人,多大个人了嘴还这么损。”
“你这么多年嘴炮功力不也还这么菜?学学人家叶秋,啊不对叶修,一年比一年脸皮厚。”
“你自己气我就算了,提那个不要脸的干什么玩意?”被孙哲平打扰了情怀的张佳乐本来就很生气,现在又想起叶修对自己万年第二的那堆嘲讽,气更是不打一处来。
“义斩不是很有钱吗?你咋就来这种地方?”张佳乐强行转移话题。
“钱多也不能浪费啊,咱得有忧患意识,不像你,已经被腐蚀了。”
“话说回来,义斩待遇确实不错,今天这顿我请了!”
“老板,来一箱冰露!”孙哲平这一嗓子引的众人侧目。
两个成年男子,在大排档,喝矿泉水,人间极品啊。
“这几年,你领着百花打的不错啊。”孙哲平端起一杯矿泉水一饮而尽,看架势像是闷了一杯二锅头。
“一个冠军没捞着,算了吧。”张佳乐也干了一杯。
“不怪你,太难了。”又是一杯“二锅头”。
张佳乐没说话,他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他张佳乐一个人撑不起一支队伍,也不是百花的队友不行。
张佳乐本就最擅长辅助策应,让他单打独斗,面对那么多虎狼,太难了。
即便不是最擅长的方式,张佳乐也三进总决赛,张佳乐在百花,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极限了。
他想要冠军,他要突破,所以他离开了。
孙哲平一直都很理解张佳乐,也难免有些自责,毕竟造成张佳乐独木难支的罪魁祸首,是自己啊。
孙哲平的心中又泛起一阵苦涩,张佳乐至少还能在追逐冠军的路上前进,还有能力期待冠军的荣耀降临到自己身上,而他孙哲平呢?
他只能在义斩这种中游队划水,在职业赛场苟延残喘。
他有经验,有手速,有意识,有技术。
可他没有时间。
他能上场的时间中,是绝对的大神水准,而他延续的时间太短,就像烟花,转瞬即逝。
张佳乐的烟花式打法,是绚烂。
孙哲平的烟花式打法,是短暂。
“合计啥呢,酒…水都没了。”张佳乐给孙哲平倒了杯水,众人看他俩的目光越发古怪。
张佳乐心中不妙,赶紧大口撸串证明自己的男人气概。
“霸图很适合你。”孙哲平一开口就必须直奔敏感话题。
张佳乐也不愧是他最默契的搭档,一句话就能听出弦外之音。
‘你离开百花,我不怪你,在霸图好好干。’这是张佳乐理解的意思。
“义斩也很适合你。”张佳乐也懂孙哲平的苦处,他自然不是说孙哲平的水平只够去二流队伍,而是他的身体状况所限,义斩的确最适合他。
孙哲平又露出一丝苦涩,将水一饮而尽
“是啊,我还能打,多好。”
张佳乐为自己的老搭档狠狠地心酸了一下,差点没掉泪。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“我说大孙,这么多年,你咋没联系过我?”张佳乐也不绕圈子。
“跟你聊啥?荣耀?”孙哲平没看他,又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张佳乐一时语塞,好像除了这个话题,他们真的没什么共同语言。
跟孙哲平聊荣耀,还是最顶尖的技术,未免太残忍了。
“没事出来叙叙旧呗,跟今天似的。”张佳乐不死心。
“有啥好唠的,几年不见你咋更像老娘们了。”
“老子是纯爷们!纯的!!!”张佳乐又被戳了痛处,拍案而起干了一杯冰露。
“不跟你扯没用的了,今年你们…你们霸图挺猛啊。”孙哲平已经下意识地要把百花二字脱口而出,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“你以为?那么多钱能白砸吗?这阵容,就是奔冠军去的。”
“嗯,我看好你们。”孙哲平罕见地没有怼他,诚恳地点了点头,可见霸图这赛季是多么强大。
“大孙,你说如果……”张佳乐喝了一堆水,竟然好像有点醉了。
“没有如果。”孙哲平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。
“不过,如果真有如果,那年我们一定是冠军。”
“他叶秋再牛b,我们百花也不惧他。”孙哲平也喝冰露喝得激动起来。
“哈哈,没错。有我在,怎么能不是冠军?”张佳乐眼中光芒更加明亮,仿佛回到了百花缭乱落花狼藉横行天下的时代。
繁花血景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张佳乐说自己有冠军缘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孙哲平爆发出一阵狂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“孙哲平你tm不怼我会死啊!让我追忆一会不行啊!”
“忆个屁,等你退役可劲追忆没人拦你。”孙哲平丝毫不给张佳乐留情面。
张佳乐再次听出了弦外之音。
张佳乐现在属于霸图,不能再囿于百花的回忆了。
‘还好老林不认识大孙,要让大孙知道我对着百花蜂王浆触景生情怕是要被笑死。’张佳乐暗暗想着。
“这几年,你辛苦了。”张佳乐正反思呢,孙哲平又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“不多说了,加油,今年拿个冠军。你还欠我三连冠呢。”
张佳乐有些欣慰,孙哲平并没有道歉。果然,他知道,自己并不怪他。
孙哲平伸出拳头,张佳乐有些恍惚。
他好像看到多年前那个扛着重剑满身血污的狂剑士,狂得不可一世的样子,对他伸出手,邀请他组队。
“双花哪里够,要百花才好。”
百花盛开的西部荒野。
可是,那些都不会重来了。
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百花已经过去,繁花血景也可能成为绝唱。
毕竟世间只有一个张佳乐,孙哲平也再难回巅峰。
可是冠军的心,却依然在不屈不挠地跳动着。
你没有能力追求冠军了,我还可以,我一定会拼到底,带着你的份。
“一定。”
张佳乐伸出拳头与他相碰,就像当年,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的击拳。
“冠军,属于霸图。”
“祝你好运。”
#end#

评论(5)

热度(18)